暗觉楼风

岁月长

我爱九辫,乱写一通勿上升。



我有一个搭档,他呀特别好,怎么好呢?就说那一年吧,我摔伤了,我搭档急的那个样子呀......也就是从那个时候,我相信人是有灵魂的,当时我看着大家都挤在icu门口,师傅和我爸爸说,这小子不会有事的,放心。如果不是师父握成拳头的手一直在抖,我就信了。烧饼在医院的走廊里不停的走圈,四哥默默的跟在他后面,真逗,这个傻饼,哪来的魅力呢,怎么就让四哥这么牵肠挂肚,九力九春不停的抹眼泪,哎呀,怎么回事,我不是在这嘛。

哎,怎么不见我的人..哦不..我的搭档呢?咦,这小眼八叉的怎么蹲在墙角呢,手捂着眼肩膀不时的抖着,我凑到他跟前想看看他是怎么了,没料想看见了一脸的泪,干什么呀你?我下意识的去推他的肩膀,扑了个空,这时我才意识到也许以后再不能握住他的手了,再也不可能亲他的脸了,现在想想,虽然亲了一嘴的汗,可心里很快活。活着,只要你活着,我什么都答应你,茫然间我听到搭档说的这句话。说也奇怪,我现在只是个虚影,听了这话后,竟也有心跳加快的感觉,随之而来的是无限的眩晕,再清醒时,就看到我搭档趴在我床边睡着了,我想去摸摸他的脸,手只微微一动他就醒了,没事了没事了,他紧握着我的手说,我想问他说过的话还算吗?张了张嘴,却只对他笑了笑。

那段日子过得真快,也许这就是人说的快乐的时光总是飞如闪电,我能记起他和我第一次十指紧扣,他第一次亲我,第一次真正的肌肤之亲,我想让无限的快乐填满有限的时光,这是奢求,但我要,他就给。

那些天里,有很多次我都想问问他,当初说的那句,“什么都答应我”是不是真的?但到最后也没问出口,有些话只能埋在心里生根发芽,若一见光就灰飞烟灭……我一直觉得人不能太快乐,太快乐了就会有不好的事发生。我还记得那天,天蓝的像假的,温暖的阳光从窗户外照进来,他站在窗边,像是一个披着金色铠甲的英雄,缓慢而温柔的说,磊磊,我要结婚了。哈哈,这世上哪有什么英雄,都是骗人的,我笑着说了句恭喜你,他说过我笑起来的时候特别好看。

我以为是世界末日,其实并没有,日子照常过着,复出的那天,他握着我的手,我们并肩站在台上,红色大褂流光溢彩,一起鞠躬的那一刻是不是像一对新人答谢礼宾?
不演出的日子里,我会刷刷微博,粉丝都说我复出后和以前不一样了,带了一股仙气,更从容温和,我想了想,也许是心里没有了羁绊吧,这世上最好的我已经得到过了,可以了。

复出后的日子繁忙起来,对词排练,各地演出,和他还是说说笑笑,却再不谈过去将来。有些话我只能在台上说,九郎好帅,亲爱的,搭档就是两口子过日子,我闷坐三庆园盼着情郎...但是,节目总有结束的时候,人生也是这样吧,留了这么多回忆给你,够吗?我累了,以后的路就不陪你了。

磊磊,我知道你累了,杨九郎独坐在三庆剧场里,半夜时分,剧场空荡荡的,他坐在离舞台最近的位子上,看着已经十年未登过的舞台,他说过,只给张云雷捧哏,你既不在我就不再登台。你受伤那回,我说过什么都答应你,只要你活着,可是我没做到,
你想的什么我都清楚,可就是做不到......万千情话终敌不过一句无可奈何,说到底是我胆怯了,妈妈察觉端倪那天的歇斯底里叫我害怕,父亲失望转头的那个背影也像刀扎在我心里一样。唉,这么长时间了,我总是想起那天,天气真好,我说我要结婚了,你说了句恭喜,然后就冲着我笑,笑容灿烂的像个孩子,眼睛弯起来可爱的紧,如果不细看谁也看不出你眼底的一层泪,我舍不得你,真舍不得,我想带着你走,可到底是心有牵挂,我总想要是能在变出个杨昊翔多好,让他安安稳稳的替我孝敬父母传宗接代,我就带着你找个僻静的地方过逍遥日子,小心肝若是嫌闷了,就找个茶馆说一段相声乐呵乐呵...这种日子仅仅是想一想就觉得心里甜,在这十年里,我经常用这种白日梦来使自己已经麻木的心里得到一点慰藉,魂牵梦系至死方休。

杨九郎从座位上站起,缓缓走上舞台,细细的抚摸着台中间的桌子,心里一遍一遍的想着那个清朗俊秀的少年,你总是被我逗笑,真是,你买票了吗就乐,看着你笑弯的眼睛,我总自己安慰自己也许我没伤你太深,你看,你仍旧愿意牵我的手上台,仍愿意冲着我笑,甚至会趁着某个情景亲我一下,所有这些给我了一个错觉,以为你和我一样懦弱,直到某一天,你消失了,我并没有找你,并不是不想,是不能....他长叹了口气,拿起桌上的御子“啪”的一拍,我祝你一生如意得偿所愿。

企及

少爷软萌到让我起了觊觎之心…让祥林来压一压邪念可好,胡编乱造勿上升。


一段时间以来,郭奇林吃不香睡不安,经常陷入沉思,却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这是为什么!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我要去找个心灵导师!这么想着就在心里盘算,这事儿只能问亲人,可是爹妈就算了,别到时候解惑不成反被揍,还有谁呐,那些个叔叔姨妈什么的也没特别亲近的呀,哎,怎么把我老舅忘了,也不管现在已经是半夜了,马上摸出手机:“老舅,你在哪呢,我有事找你。”

张云雷一紧张:“大林,是家里有事吗?”九郎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腰,悄声说:“角儿,放松...要不铁棒真没用了…”张云雷反手拧了一把九郎大腿上的肥肉,冲着电话说:“哦,是你自己的事,那你过来吧,注意安全。”

一个小时后,郭奇林到了他老舅的家门口,刚敲了一下门就开了。
“咦,祥哥,你怎么在这?”郭奇林一脸疑惑的进了门。
“哦,那什么...是这样,我这一段时间搬到你老舅这里住啦,主要是...方便创作!没错,对个词啊,编个小段啊,都顺手不是,而且你老舅不是还没恢复好嘛,这夜里想喝水啊、想上厕所啊、来个人要开门啊…我在就方便了…”九郎说的有点虚。

“哦,那挺好,谢谢祥哥了。”郭奇林边说边走进卧室,顺手将门关上,杨九郎盯着紧闭的门,在听到“啪嗒”一声后,死心的躺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老舅,老舅,你别睡啊,我有话问你。”大林看张云雷躺在床上,顺势趴在他的身边。
“说呗,我听着呢。”张云雷暗暗揉了揉腰,侧过身来看着自己的大外甥。
“我不知道怎么说你才明白...嗯,老舅,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大林紧绷着一张小脸,严肃的看着张云雷。张云雷忽然觉得刚答应让大林过来是个错误,眼神飘忽了一下,有点虚的说:“阿...有...吧...”
大林皱了皱眉头:“我怎么不知道,是sei?”张云雷觉着今晚怎么这么热呢,背上忽的起了一层汗:“你,你就说你什么事!”大林白嫩的小脸红了一下,将脸凑到张云雷脸前,一时四目相对无言,张云雷猛的起身坐起:“你不会是喜欢我吧!”大林翻了个有生以来最大的白眼:“切,你想什么呢,我!会喜欢你!”说着还拍了拍胸口,一副宝宝被吓到的样子,张云雷觉着胸口有点闷闷的,偏偏又没办法发泄,好吧我忍:“说,你是看上谁了?”
“我没说我喜欢谁,我是发现自己有点奇怪……”大林犹豫的说着。
“一口气说完,别娘们唧唧的。”张云雷八卦之心暗起。
“也没什么,就是我发现吧,我好像情感缺失了。”大林忧心忡忡的说。
“什么!你个毛孩子知道什么是情感?”
“我怎么不知道!你受伤,九郎哥坚决等你,是不是情感?不过,我知道这是兄弟情,我说的是爱情...你懂吗?”
张云雷一口老血...只能闷在心中,我怎么就是兄弟情了!我们这他妈是爱情!
“老舅,你说我是不是还没发育到能感受爱情的程度呢?为啥我和女孩子在一起时一点感觉都没有,完全没有...那啥冲动...”郭奇林万分惆怅的诉说着。
“那你什么时候有过感觉呢?”张云雷觉得自己有必要点化一下大外甥。
“要说那种心跳加速心乱如麻心花怒放也不是没有过,就是和老阎一起台上台下的,偶尔他看着我拉我的的手揽着我的肩膀有时还捏捏我的脸...当然这是兄弟情我知道的。”郭奇林声音越来越小。
“你家兄弟情会心动会心乱会...他妈冲动!”张云雷恨不得扒开自己外甥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不是三分之一都是水!
“你!你!你是说我喜欢老阎!”郭奇林说的万分沉重心里却忽然一松。
“得了得了,让你家老阎给你启蒙兄弟情吧。”张云雷边说边给老阎打电话:“喂,哥,大林有事找你,在我家,你来接他吧。”挂了电话趁大林没注意,赶快给老阎发了个微信:请客!昨儿九郎听你相思我外甥,今儿大半夜的我听我大外甥说他和你的兄弟情!


终有时3(结束啦)

有雷且漏洞百出勿上升,不喜点叉,说句题外话,近日收了块大水滴形绿珀,超喜欢,怎么才能与众同乐呢……



杨九郎觉着今天的节目不是逗观众乐,而是张云雷在用各种眼神、表情以及台下众人看不见的微末动作来一波一波摧毁自己理智的,最危险的一次是他按既定动作去捂小孩嘴巴的时候,分明感受到了柔软双唇故意去触动掌心的热度,于是某个地方可耻的硬了,慌忙用傻笑掩饰着心中雷动,默念了几遍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拿起台子上的手巾擦了擦满头大汗,还好还好,幸亏捧哏面前有个台子……

好容易到节目结束,杨九郎名正言顺的拉起张云雷的手,角儿受伤唯一的好处就是俩人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十指相扣的并肩走到台下。

“松手。”张云雷使劲的要从九郎手中抽出自己的手,“再不松手我喊抓流氓了阿!”杨九郎没听到似的,一直牵着张云雷走到走廊尽头的储物间门口,四顾无人后推开房门,把张云雷结结实实的放到了装杂物的大木头箱子上,回身锁上了门。

“小眼巴叉的你要干什么。”张云雷嘴上还咋咋唬唬的,心里却有点犯虚,杨九郎走过来紧挨着他坐下,低着头想了一会才开口说:“角儿,是我哪做的不好,惹你生气了吗?”张云雷有些慌张:“没有没有,我都寿与天齐了,只有我气别人的份!”杨九郎抬起头用手去揽小孩的腰:“那刚你为什么不理我呢?还有那些个师兄弟也是怪里怪气的...”

“咳咳...嗯…是...不是...”张云雷努力组织语言妄图平静的解决眼下的波折,“到底是怎么了,你给个痛快话!如果是你烦我了,我就在你面前消失!”杨九郎丝毫不给小孩喘息的时间,句句紧逼。

“那个...九郎...我错了…”
“错哪了?”
“也没什么,我就是想体会下,你要是离开,我会怎么样…于是我就告诉大林...你要分手去相亲…”
杨九郎沉默了好久,久到小孩心里真的害怕起来,他小心的用手指戳了戳九郎的胸口,又说了句对不起。九郎轻轻的将小孩揽到怀里,附在他耳边说:“磊磊,是我要说对不起,我做的不够好,让你没有足够的安全感,才会瞎想。”
小孩的眼角发红,好看的桃花眼里含着盈盈泪珠,心里暗想,这么好的九郎怎么就落我手里了呢?正百转千回间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大箱子上,身下垫着九郎的大褂,自己大褂的衣扣也已经被解到了最后一颗,怎么回事,不是交心吗?怎么变交...配了!这么一晃神,水裤也被褪下...

“杨九郎!你干什么!”
“干你啊!”
“不要!”小孩欲拒还迎。
“不行...就是我做...的不够多,你才会瞎想!”
“胡说!啊...啊...放手!”
“哦,等会铁棒进去就不用手了。”杨九郎手里拿着昨儿才淘换来的一块手指长的绿珀轻柔的在张云雷股间扩张,绿珀光滑性温,在进去的那刻,小孩腰肢一软,颤声喊了声“九郎”...
杨九郎险些溃败于这一声下,稳了稳心神,将绿珀慢慢从小孩身体里拔出,从后面抱起小孩细腰,铁棒直入一插到底!





终有时2

瞎鸡儿编勿上升



       “怎么着了这是,一个个苦大仇深的样子……”杨九郎进屋看见一片愁云惨雾,老阎摇摇头,拉起他的郭大小姐就走,跟杨九郎擦身而过的一瞬,大小姐从牙缝里挤出句:“什么一线天,分明是一陷阱!”声音不大,恰好能让杨九郎听见,“哎,这怎么话说的?”九郎抓了抓头发,噢,也许郭麒麟说的是馅饼,可不吗,自己从家来的路上给小张老师买的牛肉馅饼,这还热乎着呢……

        “九龙,看到你哥了吗?”杨九郎急着想让张云雷吃口热乎的。九龙的大眼睛横扫了他一下,拽着九龄就往外走,还是九龄厚道,都到门口了又回头招呼了一嗓子:“没下毒吧!”
      杨九郎一脸迷茫,搞什么,昨天还好好的,一晚上就众叛亲离了?甩甩头,算了,等会还要演出,先找自己的亲搭档对对词吧。扔下手里提溜的馅饼袋子,在后台溜溜找了一圈也没看到张云雷的影子,这家伙去哪去了,腿脚还不利落呢瞎跑个什么劲……

       “杨九郎,今儿你们的节目提前了,赶紧准备去!”九春喊了一嗓子又着急忙慌的跑了,开场前的杂事多,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忙活的事,杨九郎觉着眼吧前最要紧的就是找到张云雷,排练室休息室甚至连储物间都找了,就是没见人,正着急呢,看到前台大幕边上立着一人,穿着黑色隐银丝的大褂,更显的腰身盈盈,一看到他,杨九郎嘴角就向上弯,我角儿怎么这么顺眼呢……

      “好家伙,你这在猫着呢,叫我好找。”杨九郎一溜小跑到张云雷身边,手不由自主的要去扶他的腰,“离我远点……”张云雷沉着脸斜了杨九郎一眼,桃花眼里尽是严霜,九郎心里一跳,怎么着,谁得罪我角儿了?

       “下面请听相声,买卖论,表演者张云雷杨九郎!”
听到主持人报幕,杨九郎也顾不得揣测小孩的心思了,一把抓住他的手,俩人缓步走到台前,依然是十指相握,在台下人看来,一如从前。

        舞台大过天,张云雷没有流露出一丝不快,快活的和粉丝互动,间插着和九郎插科打诨的玩笑,满台欢乐,只有九郎看到了小孩偶尔因为疼痛皱起的眉头,以及为强迫自己表现开心而无意识的咬了嘴唇。

        节目正常进行,张云雷按着以往的词往下演,九郎心里却似猫抓一般,恨不得现时就抓住小孩,问问他到底是怎么了……

        “真对不起啊先生,中华啊,卖完了”张云雷边说边抱住九郎,吧唧一声,响亮的亲在九郎的脸上,杨九郎脑袋嗡嗡的,搞什么啊这是,刚还爱答不理,这又热情似火.....艾玛,还得是我角儿,冰火两重天啊!





下章结束




终有时1

为着二爷、九郎,喜欢上整个德云社...好吧,标记我爱的cp就是写文...我胡乱写哈,时间线无比混乱请勿纠结...纯属瞎编切勿上升...



       “九郎,你帮我...”话出口方觉有误,张云雷倏的闭上了嘴,还好,九龙和少爷依然在闹笑着,没人听见就像没发生过吧,张云雷慢慢的从沙发上站起来,略微晃了下,拄着手杖走出了休息室。
       两个少年看着缓缓合上的门,脸上都没了笑模样,九龙瞪着眼睛,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少爷却忍不住用手抹了把眼睛,老舅哪儿哪儿都好,怎么就得不到想要的呢?郭麒麟在自己仅有的人生经验里实在找不到答案,算了,这种费脑瓜子的事交给老阎吧……

        “阎哥...阎哥...”少爷略带哭腔的声音吓坏了正在排练间里和人聊天阎鹤祥,“哎哎哎!”阎鹤祥边顺声找人边紧着答应,慌里慌张的推开休息室的门,看到两眼发红的九龙和含着泪珠的郭麒麟,“怎么了这是?是不是九龙欺负你...”老阎的心都偏到嘎吱窝了,九龙强忍的泪珠终于委屈的掉了下来,九龄恰巧走了进来,一看这仗势,叉着腰喊道:“怎么地怎么地!合伙欺负我家九龙啊!”
       九龙和少爷一时间忘了伤心,分别拉住了自家人,“阎哥,我有件事问你...”“管不了啊...”“我还没说呢!”“可我知道...”阎鹤祥摸了摸郭麒麟的后脑勺,“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老舅很好,九郎也很好...唉”
        听了这话,九龙红着眼睛拍着九龄的肩膀说:“你放心!”九龄咧嘴笑了笑:“你也放心!”




准备三次结束







我能说什么能,骂老福特是不是又要被屏蔽...

(水粵)唱歌好吗

本来就是想写个ktv play,啰嗦起没完了,有一点单向昊粵,人多热闹啊,不过昊粵出场即结束,还是水粵担当,两次写完,争取下次有肉渣...艾玛,为嘛文渣也更起来没完没了呢,陪读书太无聊了啊啊啊!







“死开死开...”潘粤明不耐烦的喊着,“你这是得到了就不珍惜吗?”王昱珩瘪了瘪嘴说,潘粤明努力撑起身子,坚持了一秒啪唧又趴下了,“我得到什么了我?你指的是现在趴在我身上的这堆肉吗?”
“主要是附加值高啊,只有我这智商才能互补你的哦,乖,嘴巴过来亲下。”王昱珩说着就去捧身下那人的脸,潘粤名听话的把脸转过去,王昱珩搂着他头,使劲的亲了上去,心想这位是不是狐仙附身了,我特么着迷成这样!正美着呢,猛然被推开,潘粤明一翻身围着被子坐好,瞪着王昱珩说:“你刚刚是说我笨对吗?”“我吗?没有啊。”王昱珩轻挑眉毛,以示无辜的摊了摊手,“我小明聪明的很,尤其得说挑男朋友的眼光,那就是智商巅峰啊。”
“我去!”潘粤明拎起枕头冲着王昱珩扔了过去,“不和你废话了,今儿小爷还有个活动呢,我去洗洗就走了。”说着下床去了卫生间。
王昱珩走到落地窗边拉开窗帘,阳光炫目,远处绿树繁花,身边挚爱知己,真好,真好。

“喂,看什么呐,美女吗?”潘粤明站在洗手间门口,用手拨着还带着水珠的头发,阳光下似有彩虹映出,王昱珩咧嘴笑着说:“胡说什么,来让哥抱抱...”“占我便宜是吧,明明是我大。”“是是是,不过你面嫩啊……”艾玛手感太好了,王昱珩走过去捏着潘粤明的脸颊,心里感叹自己真是赚翻了,这么好的人儿落在自己手里了,又有点后怕,要是错过了,自己倒没什么,顶多枯心冷情过下半辈子,可这人怎么办呢,遇到良人还好,若是被辜负了,岂不让人心疼死。
“你放心,都是注定的...”潘粤明看着王昱珩有些泛红的眼睛,我都懂,你放心。

“潘老师,等会收工咱们去k歌吧。”活动方的小姑娘热情似火。“不了,有点累了,我回家休息。”“潘老师,一起去吧,我还想请教您一些表演方面的问题呢。”一起做活动的刘昊然也极力的挽留他。犹豫了一下,毕竟和昊然这个孩子合作过好几次了,不好驳人面子,“也行,我去坐一会吧。”

“喂,粤明,你在哪里?”
“阿,我在唱歌呢,一帮小孩非拽着我来。”
“地址发过来。”
“喂...喂...喂...”潘粤明有点懵,这人怎么把电话挂了,好吧,把地址发给他,这种智商冒泡的人惹不起。

“哈哈,刘昊然你唱的什么呀……”一个小姑娘笑的合不拢嘴,“一眼万年阿...不好听吗?”虽然是回答小姑娘,眼睛却是看着潘粤明,潘粤明正想说好听,包间门被推开了,“水哥!”“啊,水哥啊!”“水哥,帮我签个名呗。”王昱珩敷衍的答应着,透过人群已经看到要找的人正被一小男孩缠着说笑,“粤明!”王昱珩面沉如水,“嗨,来这里坐,这是刘昊然,我们以前合作过的,小孩挺聪明的,现在发展的不错呢。”潘粤明丝毫没觉出有何不妥,“你好。”王昱珩极快的说了一句,然后拉起坐在沙发上的刘昊然,“小孩要早睡早起,都散了……。”“妈呀,水哥太酷了!”“嗯嗯,水哥好帅!”除了刘昊然,其他人都乖巧的说“潘老师再见,水哥再见!”

“你,也回去吧,我送潘老师回家。”王昱珩冷冷的说,都不用自己百分之一的脑子,就能看出这小鬼有企图。“昊然,你回去吧,回头咱们电话联系。”刘昊然暗暗叹了口气,心里明白,果然是错过了就永远失去了,“再见,潘老师,祝你幸福...”刘昊然强顶着王昱珩的眼刀,俯身抱了抱靠在沙发上的潘粤明,走出门时这个懵懂少年一瞬间清冷俊朗起来。




(水粵小片段)修练

背景是水粵快乐的恋爱中...就是俩人比定力....太虚幻境请勿对号入座,谢谢!



“我觉得你定力不够啊……”潘粤明一只手摇晃着红酒杯,一只手在王昱珩的胸前轻轻的划着,仿佛是因为醉了,声音中的奶气更重了一些,“你看,你看...你这心跳快的...”王昱珩挑了下眉,没说话,算了,对着喝醉的人有什么道理可讲,手指顺着左胸一路向下划着,时轻时重时快时慢,王昱珩一时有点恍惚,这人到底喝醉了吗,特么挑逗起来怎么这么稳准狠呢!“喂.....喂喂...你再摸那里,我就不是定力不够了!”王昱珩一把抓起潘粤明的手,已经有点晚了,该硬的已经硬了!“我c,我...”,“你想怎么样?”潘粤明歪头看着王昱珩,一脸的天真无辜人畜无害,“我没想怎么样!”王昱珩有点燥,“放松一点啊,来喝了这杯酒...”也许醉的比较深,潘粤明手腕一晃,红酒撒出了一些,王昱珩胸前的白衬衣染上了一抹红色,“哎呀,脏了。”潘粤明边说边用另一只手去解他的衬衣扣子,手软扣紧,缠绕了好一会儿才解开一颗,王昱珩稍稍低下头,用脸温柔的蹭着身边这人的头发,“痒...”潘粤明微微挣了一下,又举起杯子,“来,喝一点,有益健康。”王昱珩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怎么搞的,嘴角都是,你一点不乖。”潘粤明小声抱怨着,把杯子放在了桌角,两手捧过王昱珩的脸,细细的看了一会,突然靠过去,用嘴去吮吸着王昱珩嘴边的红酒痕迹,仿佛不够似的,又顺着嘴角一路向下轻轻咬着,到了喉结处,恶作剧般的用了点力...“去tm的修练!”王昱珩恶狠狠的说了一句,两手环抱起几乎要瘫在自己怀里的那人,嘴巴急切的亲了上去,唇舌胶着之间,王昱珩仿佛听到潘粤明嘀咕了一句:“你输了!”空气浓稠的不像话,王昱珩一把将桌角的酒杯扫走,让怀里的人紧靠在了桌边,高度刚刚好……“是,我输了,作为战利品,你一定要把我藏在你的...最深处!”说着又将自己的某部分往潘粤明身体里狠狠的顶了顶...

老天!3

一定在这篇结束!非常混乱,不合逻辑,强行结尾,反正毕竟文渣...


“昱珩,你怎么今天转性子了,以前你可是不爱凑这热闹的?”蒋昌建有点不解的问。
“回去也没什么事,大家聚一下多好...人都约齐了吗?”
“就咱们几个,不都在这里吗?”
“其他人呢?”
“那几个小家伙瞌睡多,都回去休息了。”
“还有呢?”
“还有谁?不都在这吗?”
王昱珩沉默了一下,“嗯,嗯,就那个谁..那个潘...什么...”
“潘....什么?”蒋昌建显然对嘉宾不太熟。
“潘..粵..明..吧,好像,是吧…”王昱珩觉得自己要是脱口而出有点太引人注目了,好吧,这样结巴着说应该能说明自己是经过苦苦思索才想起那个人的名字吧。
“哦,潘老师阿,刚给他经纪人发短信了,好像是要赶飞机。”
王昱珩用手按了按后脖子:“嗯,我也觉得累了,不吃了,回见吧各位。”
大家呆望着越走越远的大长腿,纷纷咂嘴,欲说还休...得嘞,您说累就累吧...

“来来来,咱们小酌一杯,好歹又是一期结束。”包间里一时喧闹起来,推杯换盏之间,包间门被轻轻推开了,“各位好...”“粤明兄!你怎么来了,不是赶飞机吗?”“嗯,我有点累了,休息一天再走...”大家望着潘粤明的笑脸,欲言又止,得嘞,您说累就累吧…
“来,粤明兄来坐这里!”蒋昌建热情的招呼着,潘粤明瞅了瞅的屋子里的人,有点低沉的说:“怎么王...老师没来吗?”“哦,昱珩阿,他说有点累,回家休息去了。”蒋昌建拉着潘粤明坐下,“来,粤明兄,咱们合个影。”

王昱珩回到家里,换了一身舒服的衣服,在软塌上静静的打坐,凝神静气,线香一丝一丝的吐着袅袅可见的青雾,花鸟已眠,夜色中隐闻虫鸣,“滴”,手机短信提示,王昱珩有些厌恶的皱了皱眉头,现代人生活多么悲哀,去哪里寻一片净土呢……又坚持打坐了几分钟,方恹恹的拿起手机,手指一滑,看到是蒋昌建发的微信,点开......搞什么!你们!你!屏幕上的潘粤明正对着自己笑嘻嘻的!我k,姓蒋的,你手往哪放呢!好吧,去tm的净土!老子要的是极乐!

潘粤明是满怀希望来的,虽然说不清希望是什么,但现在明明白白的感受到了巨大无比的失望。人虽坐在这里,精气神却像被抽走了一样,只是多年的历练修养使他表面看起来与平常无异,笑着说话,笑着吃菜,笑着碰杯...心慌慌的,也随它去吧……
咣的一声,包间门被推开了,大家呆望着大长腿,脑子有点混乱,“昱珩,你不是回家了吗,怎么又来了?”
“没事,就来看看。”王昱珩扫了眼桌边的众人,不在!面色一沉:“怎么,那个,潘粤明呢?”
“哦,他...他去洗手间吧。”蒋昌建感觉自己知道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再酷再强的人也有开花的时候啊……

潘粤明看着洗手池上方镜子中的自己,喃喃自语,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要受到这种惩罚,想见的人全都见不到,如果是我的原因,希望老天能给我个提示,以后我都不再期待。
“没有老天,只有场外指导...”王昱珩轻轻的从后面揽起那人的腰,俯身将嘴附在那人耳边悄悄说:“我可是最强大脑...不过,最强的可不只是大脑...”


老天!2

依然是胡说八道,谢绝对号入座,谢谢!



       节目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潘粤明努力让自己不去看王昱珩,随便你笑好了,谁叫你聪明呢…谁叫你...瘦呢…
“粤明兄,请上来再为选手出题。”主持人边说边做了邀请的手势,潘粤明咬了咬牙又上了台,“出什么题呢?”他看着屏幕嘴里嘟囔着,手指在屏幕前犹豫着。
      “需要场外帮助吗?”王昱珩冲口而出,今天真是奇妙,从开始事情就走了怪异路线,自己这么强的大脑竟然一直没给出答案,反正高冷人设有点崩。潘粤明听到后并没有回答,只是冲着王昱珩微微勾了下下巴,等王昱珩走过来后,潘粤明才觉察出自己有点小失误,对着外人一向都是礼貌有加,怎么到姓王的这就改走默契路线了呢,人家和自己有这么熟吗?
       终于熬到节目结束,经纪人赶紧迎上去:“潘老师,我陪你去吃点东西吧,还要赶飞机呢。”潘粤明左右环顾了一下,乱糟糟的都是人,好吧,走了。
        坐在明亮的机场餐厅里,潘粤明无聊的玩着手机,刷刷微博刷刷微信,好没意思,无聊,等什么飞机,没劲!嗯,我这肯定是疲劳综合症...潘粤明解读着自己心里突如其来的小抑郁,不看了,吃饭!
        经纪人呆呆的看着潘粤明,潘老师竟然夹了三次都没往嘴里放...我天,这什么情况!潘老师肯定是被节目上的高智商给伤到了!心里正波澜起伏呢,短信提示音响了一下,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小声嘀咕了一句“还聚什么餐呢,我们还要赶飞机,而且潘老师被你们节目刺激的都吃不下东西了!”
      “什么...聚什么餐...和谁聚餐?”潘粤明眼睛亮了起来,“没有,就是刚录节目的几个人说要一起吃个饭...咱们不是还要赶飞机吗,没办法去...哎哎,潘老师,你这是干嘛?”经纪人冲着拿起衣服就往外走潘粤明喊道。“你先回去吧,我明天走,等会把地址发我手机上。”潘粤明边说边拉开门。



艾玛,怎么啰嗦起没完了,本来是两篇结束,好吧,现在改三篇